第0222章 工业酒精(1 / 1)

第二天白天有了秦磊昨晚上出的主意,楚欣桐算是有了主心骨,于是乎白天在那几个老村长再来的时候立即就祭出了杀手锏,想要选一个两个村子作为合作伙伴。

小丫头想的挺好的,然而对方有不是傻子。

事实上这群老家伙一个个的粘上毛比猴都精,就楚欣桐这个黄毛丫头,一开口要干什么他们立即就能看出来。

于是乎本来想着几个村长听到这话立即会积极竞争,结果出乎楚欣桐预料,几个老头一听这话就直接不干了,大有一副共同进退的态度,根本就不给楚欣桐分而划之的机会。

于是乎又闹了一白天,什么结果都没有最终还是不欢而散。

“来来来!大家伙喝一杯!”下洼村村长家,几个男子正围坐在炕桌前吃着饭,如果此时楚欣桐在这的话一定会认出来,这些人正是白天跑到他们村来的几个临村的村长!

“老赵!你说那小丫头能答应吗?咱们这可是翘他们买卖啊!”坐在炕沿儿处的一个老头放下酒杯后开口问道。

这老头是东山村的村长,东山村在靠山村西边,挨着下洼村,包括旁边后桥村、土石桥村以及天井村其实和秦磊所在的靠山村都没有多少交际,除了下洼村是真正邻近之外,其他的村子顶多也就算是和靠山村比较近而已,并不衔接。

“不答应?不答应咱们就天天去她那闹!一个小丫头骗子他不怕咱们还怕她不成?”拿着坐上大葱沾了一点大酱的老头不屑的说道。

“没错!老马说的对,反正现在农闲也没啥活,去她那中午还能管咱们一顿饭,挺好!”有一个老头开口说道。

“别别别!都是临近村子的说的那么难听!”坐在首位的一个老头摇了摇筷子说道:“咱们这是串门,取经,联络感情!”

“对对对!老赵说的对,联络感情!”又一个老头正喝着酒呢,结果差点没有呛了笑呵呵的说道。

周围的几个人听到对方的笑声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停止那个被称作老赵的下洼村村长才开口说道:“老哥几个,不过咱们可要说好了啊!咱们得团结一点,谁也都被想着吃独食,那小丫头小小年纪就能当上村长想来也是有点手腕的,没看今天白天就开始给咱们下套了,别到时候让她给咱们算计了!”

“老赵你这是啥话!咱们几个也是老相识了,还能被那小丫头给的仨瓜俩枣的就收买了?”那姓马的东山村村长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我在这话放这,咱们几个谁要是偷摸的和那小丫头合作,我骂他祖宗!”

“就是就是!那草垫子也不是啥大买卖,就算得着了还能发财啊,大家就是一起喝碗汤呗,不至于!”天井村村长方建国也开口说道。

“就算是一个金山放在我面前,我也不至于独吞啊!老哥几个放心,俺不是那个人!”土石桥村长同样开口说道。

几个人都是老狐狸了,说他们能互相掏心掏肺他们自己恐怕都不相信,不过有一点他们说的没错,那就是他们还真的没有打算吃独食。

秦磊能想到分而划之的办法,这些老家伙也不是傻子当然也想得到,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要提前互相打预防针。

他们没有秦磊的金手指,更加不知道现如今的市场到底有多大,在他们看来卖几个草垫子顶多就是够他们的一些油盐钱,指着这个过日子根本不可能。

计算都抢过来了也得不到多大的好处,相反还会得罪其他村长,他们当然不愿意。

所以白天的时候几个老头子一听楚欣桐说要选一个两个村子进行合作后立即就想到了这一点,他们又不傻当然不可能让楚欣桐这个外人得逞。

“行!老哥几个多喝一点,等明天咱们继续!”

“对对对!咱们明天继续!”

几个老头再次碰了一次杯,却是没有人注意到后院窗户外面站着一个人!

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别人后院猫着除了秦磊当然也不会再有别人了!

今天的事情楚欣桐回来之后就说了,还抱怨他出的注意一点都不管用,没有办法秦磊只能亲自跑一趟。

其实分而划之的办法并非没有用,只不过楚欣桐那小丫头社会经验不足,没用好罢了。

这种事情当然是要私下里一个一个谈,可这小丫头竟然直接来了个公开竞标的方式,这傻子也看得出来这是想要挑拨离间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楚欣桐毕竟年纪小,并没有多少的社会经验,处理这种事情难免就有些简单粗暴。

不过看着小丫头那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秦磊无奈只能帮着对方来处理一下后续。

要说这些老家伙一条心,秦磊是肯定不相信的,不过楚欣桐已经打草惊蛇,这种情况下就算他们不是一条心表面上也是会做出互相信任的假象,除非秦磊能那出真金白银售卖,否则的话这群老家伙这些老家伙确实不太可能放水,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不清楚这个草垫子如果做大了能有多大的利益。

别看这群老家伙这个时候一个个表现的贼精八怪的,事实上用目光短浅来形容他们一点都不为过。

别的不说,单说靠山村经营草垫子这个事情。

此时的靠山村出售草垫子的规模还十分的有限,而就现在的这种状态,如果硬生生的将这个生意分成六分和他们平分,甚至于靠山村这边不干了分成五份,分到他们个子的手上也不会剩下多少,可就这样他们依旧过来闹硬生生的想要分一杯羹,与其说他们是来抢生意其实更不如说他们就是来搅合的。

简单的说就是看着靠山村这边日子要好过了,他们想要把这事搅合黄了,这样一来大家一起穷谁也不用羡慕谁了。

由此可见,秦磊上辈子这些村子一个个的都没有富起来还是有原因的。

所以就算此时秦磊拉上他们,说要和他们合作,这群人也会毛病一大堆,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想过要好好做这笔生意,这也是为什么秦磊明知道就算拉上这几个村子的人一起干,他们这个草垫子的声音也可以做但却不愿意这样做的最主要原因。

不过有一点秦磊却也承认,那就是这群人发家致富什么的可能没有什么本事,但搅合还是有些本事的,如果真的不管不顾的,靠山村这边的生意真的被他们搅合黄了也说不定。

听着屋子里面推杯换盏站在屋外的秦磊轻笑的摇了摇头。

想要这群人分裂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有两个,一个就是利益,另一个就是仇恨!

利益不用说了,只要秦磊愿意随便拿出几百块钱就能将他们收买。

不过做这个是却有一些后患,秦磊没有办法确定对方会不会贪心不足,给对方一百对方想要二百,给对方二百对方又觉得自己能给五百。

这种情况下就算秦磊不在乎钱也会把对方的胃口养的越来越大,到时候肯定也是会有麻烦事的。

而且秦磊也不确定这群人的人品,到时候见财起意有了什么歪心思,这等于变相的给自己找麻烦。

所以相对于利益秦磊更倾向于后者,那就是跳起这群人之间的仇恨来。

其实要挑拨这群人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

说简单,是因为这群老家伙本身之间也未必有多身后的有意,稍微使点手段兴许就能让其产生冲突,说困难则是因为这群老家伙能当上村长一个个的城府就不可能太浅,只要不是深仇大恨的,就算对谁不满恐怕也会藏在心里,所以秦磊想要挑拨他们就得下点猛料才行。

一顿饭吃了大半个小时,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菜,无非就是白菜炖土豆加上个大葱蘸酱,外加两瓶地瓜烧,桌上勉强能算得上下酒菜的也就是一盘盐水花生米了。

不过这年头能管饱就算是不错的饭菜了,像是秦磊家那样天天大鱼大肉的才是特例。

秦磊也不着急,就等着这群人吃饱喝足,而后一个个的告辞回家。

五六个人喝两瓶酒,就算是高度数的白酒其实也醉不到什么程度,秦磊挑选了一个看起来走起路晃荡最厉害的人跟着。

此时的天色也已经有些黑了,这些村子各自带着自家唯一的家用电器往家走,都是大老爷们也不担心会有什么危险。于是乎就这样的走了一阵,看着四周没人秦磊身形一个闪现出现在那人身后,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橡胶棍对着这家伙的后脑就是一下!

本来就喝的不少,在被秦磊这一闷棍砸中,那人整个人一颤就直接昏了过去。

伸手将这老家伙翻了过来,先探了探鼻息,虽说秦磊收了力,不过这种闷棍秦磊以前也没有敲过,到底要使多大的力秦磊也没有啥把握,所以就算把对方敲死了也并不奇怪。

不过这次秦磊的运气不错,这老头只不过是晕了过去,后脑多了个包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大碍。

不过对此秦磊也没有在意,反正就算敲死了对于他的计划影响也不是特别大,这年头喝酒喝醉了摔个跟头摔死的也不算什么离奇的事情,只不过让对方活着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而已。

确定对方没有什么问题,秦磊伸手那出了一个玻璃瓶子,打开之后一股浓烈的酒精味立即飘出。

这瓶子里装的是秦磊特地弄来的工业酒精,秦磊也没有客气,直接就给对方灌了大半瓶下去,本来是想要整瓶都给对方灌进去的,只不过刚刚灌了半瓶这老家伙身体就开始剧烈痉挛,而后嘴里开始往外吐白沫了,见到这一幕秦磊只好停下来。

“靠!不会喝死了吧?”看着对方不听往外吐沫子的样子,秦磊微微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下又把对方拉起来拖到旁边一个土包上,让其趴在土包上,肚子顶在土包的最高处,这样一来多少能让对方吐出来点,另外呕吐物也不至于堵住气管。

至于这家伙会不会真的死掉秦磊也没有在意,反正秦磊的计划对方没有死最好,酒精中毒又是在别人家喝的酒,相信到时候和对方一定会闹起来,先不说到时候楚欣桐如果趁机拉拢会不会成功,就算不去,估计这两个村长应该也没工夫再去靠山村打什么草垫子的注意了。

至于剩下的那几个村长会不会继续也无所谓,少了两个村长想来剩下的人底气也未必会向一开始那么足,就算他们还能组织起来去靠山村闹事,秦磊也还有办法整治他们。

拍了拍手,拎着橡胶棍和酒瓶,秦磊身形直接消失不见,下一秒却是已经出现在自己家的地下室之中。

不得不说自己身体还是要比分身好用很多,虽然做这种坏事的时候用分身是更保险一些,不过通过哪种诡异的灵魂连接操控分身总是让秦磊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连带着分身的行动也会不自觉的出现一些迟疑和偏差,就算这种些许的迟滞感觉十分的轻微,可能不到百分之一秒,但给秦磊的感觉也是有一种打游戏网速慢延迟高的感觉。

所以除非必要和与人打交道的事情,秦磊还是觉得自己亲自去做比较舒服一些,至于分身还是用来做一些不方便自己亲自路面还必须和人打交道的事情比较好。

没有着急上楼,秦磊现在一楼冲了个澡,洗掉身上那股假酒味道后,又换了身衣服走出一楼的浴室。

结果秦磊正准备上楼却是突然发现外面竟然飘起了小雪花来,看了看外面零零散散飘落的雪花秦磊忍不住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被自己灌了工业酒精的家伙倒霉,本来这天就够冷的了,如今竟然又下了雪,这要是在外面地上趴上一宿,估计就算没喝假酒也冻死了。

不过对方大小也是一个村长,估计家里人应该不会不管,看着天色太晚应该是会顺着路找过来的,至于能不能来得及就不是秦磊管得了的了,反正还是那句话,死了也无所谓,到时候说不定闹得更大呢!

最新小说: 我自地狱来 势不可挡 天价萌妻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都市医仙 望眼欲穿 岂言不相思 重生之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