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班么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三国之战神潘凤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更好的选择

第二百四十七章 更好的选择(1 / 1)

凭心而论,袁杏对潘凤是有点好感的。

别说袁绍被潘凤赶出冀州,那是各为其主尽忠尽责的事情。

虽然最后失败的是袁绍,但并不妨碍袁杏对潘凤的英雄崇拜。

天下女子,谁人不想嫁给潘凤这种英雄?

可是有好感归好感,袁杏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真的嫁给潘凤,因为潘凤和自己的父亲有仇,父亲又怎么会把她嫁给潘凤?

所以当袁绍说出让袁杏嫁给潘凤的时候袁杏才会这么惊讶。

“杏儿啊,我知道你心里很吃惊,其实为父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袁绍叹了口气说道。

若是可以,谁又愿意把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嫁给自己的仇人?

袁绍不傻,他麾下的谋士也不傻。

为什么袁绍会这样做?其中的缘由还要从昌邑传来的那份战报说起。

刘备的话点醒了后知后觉的袁绍,他觉得袁术这一步棋差不多把自己给走死了。

眼下的局面是他袁绍在扬州北部屯驻兵马,刘表在荆州虎视眈眈,除此之外更有东面的潘凤,北面的曹操和西面的张绣。

这些势力全部加起来几乎围住了袁术的所有退路!

若是袁术依旧强盛,那自然没得说,就算袁绍心中早有反叛的意图也不敢轻易表露。

但眼下的局势似乎因为昌邑那场败仗出现了巨大的转机。

因为昌邑那场大败,袁术不得不抽调其他地方的兵马前去抵挡来势汹汹的曹操和张绣。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袁术的地盘开始出现漏洞。

这个漏洞可以是南面的荆州防线,也可以是东面的徐州防线,更可以是东南面的扬州防线。

不过袁绍已经给袁术送去书信,说是正在清剿扬州内部的叛乱势力。

这样一来,以袁术的自大和贪婪必定不会抽调扬州方面的兵马。

既然如此,袁术就还能抽调南面荆州和东面徐州防线上的兵马,而因为难免有孙文台这股外部势力在,袁术是不可能轻易撤掉南面防线的。

这样一来,袁术能够调动的就只有东面防线上的兵马了!

想想也是,现在的潘凤刚刚占据徐州,正常人都会认为潘凤要趁着这个机会休养生息不可能再动兵戈,毕竟前不久冀州才刚刚经历过一场伤筋动骨的动荡。

以冀州善待百姓的政策,怎么着都不可能这个时候出兵。

如此一来,袁术必定会放心抽离东面徐州防线上的兵马。

而袁术一旦抽走这些兵马,袁绍的机会就来了!

他对袁术的地盘垂涎已久,尤其是近些年袁术发展迅速已然成了力压荆襄的一大诸侯。

南面的刘表是做梦都想把袁术给清理掉,只可惜手中力量不足只能在荆州做守土之犬。

如果他袁绍接手了袁术的地盘,那么他的实力将会一朝超过巅峰,重新拥有争夺天下的资本!

而这一切的起始点,就是潘凤出兵!

一个合格的诸侯不应该被感情和仇恨懵逼双眼!

这是袁绍在冀州败北后这么多年来苦苦思索出的道理。

想要争霸天下,就必须将利益看的比自己的脸面更加重要!

正因如此,这一次袁绍才能下定决心把袁杏嫁给潘凤。

袁杏作为袁绍最宠爱的一个女儿,袁绍相信潘凤在迎娶袁杏之后一定能感受到他的诚意。

到时候只要书信给潘凤让他出兵从东面穿插过去截断袁术的退路,那么兖州以南的所有地盘都将是他袁绍的!

只需要这一步,他袁绍就能起死回生重整旗鼓!

袁绍的心思袁杏并不清楚,她只是奇怪父亲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现在看袁绍皱着眉头叹气,袁杏心中一软。

终究是疼爱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父亲,自己也长大了,该为父亲分忧解难了。

想到这里,袁杏对着袁绍盈盈一拜。

“父亲,孩儿知道您的难处,我愿意嫁给潘凤助父亲一臂之力。”

这一瞬间,袁杏似乎真的长大了。

“好...好孩子。”袁绍双目含泪沉重地点了点头。

徐州。

潘凤受到袁绍来信的时候整个人都懵逼了。

袁绍居然要把自己最疼爱的女儿袁杏嫁给自己?

这是什么操作?

潘凤心中万分不解。

说真的,计算袁绍来信痛骂自己一顿潘凤都能理解,毕竟两人是有仇在先的,但直接给自己送女儿是什么鬼?

是看自己拿下了徐州想要交好自己?

还是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图谋?

反正潘凤是不相信袁绍会突然这么好心给自己送女人的,以袁绍的脾性,这里面要说没有其他目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袁将军的女儿已经到城内了?”潘凤对着下面的信使淡淡地说道。

信使不敢抬头直视潘凤,只是低着头用最恭敬的声音回答。

“袁公怕世俗繁礼给将军带来不便,所以直接命人把小姐送了过来。”信使解释道。

潘凤眉头一挑。

四世三公最注重身份地位的袁绍居然说世俗繁礼麻烦?这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说吧,袁将军到底有什么目的,若是不说,我现在就让人把你拉下去斩了!”

说道最后,潘凤已经是怒目圆睁,直接把信使吓得跪在了地上。

“将军饶命啊,小的只是一个送信的信使罢了,哪里知道袁公要做的事情,小的是真不知道啊!”信使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潘凤眉头皱起,信使的模样确实不像有所隐瞒的样子。

看来,突破点可能在袁绍的那个女儿身上了。

想着,潘凤直接叫来两个亲卫把信使看守起来,随后便往城中驿馆而去。

袁绍的女儿今天已经到达驿馆了!

城中驿馆。

得知潘凤到来,驿馆主事连忙带着馆中仆从迎了出来。

“拜见潘将军!”驿馆众人纷纷行礼。

潘凤轻轻挥手,看着门口的马车问道:“袁绍的女儿是不是到驿馆这里了?”

“是是是,一个时辰前刚刚达到。”驿馆主事恭声回道。

“你且在前面带路,我倒要看看袁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诺!”

在驿馆主事的带领下,晨安很快就来到了后方一个小院门口。

“笃笃笃!”驿馆主事敲响了小院院门。

“谁呀?”里面传来一个女声,应该是丫鬟之类的人。

“潘将军来了,你们快些开门。”

“潘将军?可是潘凤潘将军?”门内的声音继续问道。

“正是潘凤将军!”

一听是潘凤将军,门内便是一阵骚动,听声音好像是有人正匆匆进屋。

片刻之后,院门缓缓打开。

“潘凤将军怎么到这来了?”说话间,一个俏皮可爱的婢女走了出来。

见到主事身后的潘凤,当即行礼。

“奴婢拜见潘凤将军,我家小姐尚未入得将军府邸,现在不方便见将军。”

“将军若是想要与我家小姐见面,还是尽早把小姐迎入府中吧。”说话间,婢女的眼底闪过一抹鄙夷。

这婢女显然是把潘凤当成色中饿鬼一样的货色了。

见一个婢女都敢拦在自己面前,潘凤心中很是不爽,对袁绍那个素未谋面的女儿更没好感了。

你说你当个工具人就算了,还跟我摆架子?

想着,潘凤已经走上前在婢女的惊呼声中将她一把推开。

“我找你们小姐有事要问,你敢拦我,我便杀你!”

冰冷的话一出口,直接把婢女给吓住了。

生活在袁绍府中的她哪里被潘凤这种沙场宿将给针对过。

这迎面而来的杀气直接把婢女给吓懵了,甚至连潘凤什么时候进了屋子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进了屋子,潘凤让亲卫把手门口,随后自己往里走去。

此时的袁杏还在厢房中心情忐忑地等着婢女回来。

在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后还以为是婢女回来了。

“小春,潘将军走了吗?”

袁杏看向门口方向,结果开门的不是小春而是身材高大的潘凤。

门一打开,潘凤就看到了房间里惊慌失措的袁杏。

袁杏的模样倒是有些出乎潘凤的预料,他原以为袁绍说的最疼爱的女儿只是措辞罢了,现在看到袁杏的这模样,深知袁绍是个表面主义的潘凤开始有些相信他的话了。

“你就是袁杏?”潘凤居高临下看着面露畏惧的袁杏。

这时候袁杏已经反应过来了。

潘凤居然闯进了她的闺房!

袁杏出生名门世家对于礼仪非常看重,尤其是受到袁绍的影响,她也在潜移默化中变得十分在意某些东西。

现在潘凤粗鲁地闯进她的闺房,对袁杏来讲这不光是对她清白的侮辱也是对她名誉的践踏!

“你...你出去!”袁杏咬着牙强行开口。

潘凤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她即便是站着已经用尽了绝大部分力气,能够说出这句已经非常不易。

不过现在的潘凤可不管这些,他只想早点知道袁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根本不想花费时间跟袁杏在这扯皮。

“我警告你,不要在这里给我刷小花样,你父亲袁绍到底有什么目的,你现在说出来,或许我能饶了你,若是敢有隐瞒,我便让袁绍彻底失去你这个女儿!”

“你...你怎么敢!”袁杏双目含泪强忍着说道。

不知怎么,在说这话的时候袁杏的身体虽然在颤抖,但内心深处却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怪异感觉。

“我怎么敢?”

潘凤笑了。

他一把抓住袁杏的手腕,不顾她的痛呼将她提到自己面前。

“你父亲与我本就是生死大敌,你问我怎么敢?需要我先用你婢女给你做一下示范吗?”潘凤双目顶着袁杏,眼中没有丝毫感情。

袁杏的身子依旧在颤抖,但脸上正在逐渐挂起红晕。

“你...你与我父亲的仇怨,又与我何干?嗯哼...”袁杏说着,身体的颤抖居然停了下来。

潘凤发现了袁杏的异常,不过并没有在意。

“你被你父亲送过来,就已经是参与了我与他之间的仇怨,我也不为难你,说出你父亲的目的,我就把你放了...嗯?”

潘凤一愣,说话间袁杏的脸怎么红的跟苹果似的。

“你生病了?”潘凤眉头一皱。

虽然他不待见袁绍的这个女儿,但袁杏如果死在了徐州这边也是个麻烦。

“若是身体不舒服我可以帮你找来医官。”潘凤说道。

“呼...呼...你,放,手。”袁杏喘着粗气一字一句地说道。

潘凤闻言,也没有继续抓着。

“我去叫医官。”说着,潘凤就要离开。

只是一只脚刚刚踏出门外就被袁杏给叫了回来。

“不用叫医官,我这里有封信,你拿去吧。”说着,袁杏已经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封密信。

潘凤神色一振,袁绍果然有事情!

从袁杏手中接过密信,潘凤当即开口。

“你若是想回去,我可以派人送你回去,我与你父亲的事你不必参与进来。”

谁知,袁杏的态度在这个时候居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她依旧红着脸,身子绵软地靠在床边。

“既然我父亲已经将我许给了你,我就是你潘府的人,若是你不要我,我就没地方可去了。”

说话间,袁杏紧了紧双腿,面色又红了起来。

潘凤神色怪异地看着袁杏,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你若是要留下,那就留下。”

说完,便带着得到的密信离开了驿馆。

一出驿馆,潘凤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府衙。

让亲卫守住门口后,潘凤直接拆开了袁绍的密信。

片刻之后,潘凤已经将密信的内容全部看完。

此时的潘凤脸上充满了玩味。

“想不到啊想不到,袁本初竟然也是这般心狠手辣之人。”潘凤笑着自语。

他没想到袁绍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联合他这个仇人给袁术下套。

袁术估计到死都不会相信袁绍居然会联合他这个敌人一同在背后捅刀。

不过话说回来,兖州方面的局势潘凤一直都有在留心,眼下虽然还没到潘凤预想的最佳时期,但相差也没多少了。

这个时候出兵收获必丰!

不同的事,潘凤并不想按照袁绍说的那样去截断袁术的后路,他有比截断袁术后路更好的办法!

至于计划改变后袁绍会得到怎样的成果那就不是潘凤该担心的事了。

“来人,与我书信一封送往冀州!”

最新小说: 势不可挡 望眼欲穿 天价萌妻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都市医仙 重生之心动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我自地狱来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岂言不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