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现代番外完(1 / 1)

第四章哥哥妹妹与婚礼祝福

时澈二十岁那年,新签了一位经纪人,李长鸣。

年近半百的李叔基本是半退休状态,如今只带时澈一个艺人,就图他特别省心,自己这个经纪人可以说是佛系养老。

刚接手艺人行程时,李叔询问时澈对日程表的意见,方便他协调各方,规划安排。

时澈指了个特定日期,说道:“这个周一我有事,带上之前的周末,加起来要休三天假,别的时间都可以安排工作。”

李叔眉头紧皱,商量道:“周一正好有家媒体想约你做新电影采访啊,而且对方表示只有那天有空,不如换天休假吧?”

可时澈表示:“那就放弃采访,休假时间不能换。”

李叔犹豫问道:“采访记者也很有名啊,放弃太可惜了,休假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吗?不能挪一挪?”

“不能挪。”时澈回道,“送女朋友开学。”

李叔:“!!!”

李叔原本是心中犯嘀咕,虽然他这个经纪人是佛系养老,但明星二十岁就谈恋爱,这个……影响事业啊!

可时澈不是那种被经纪人拿捏的类型,他接电影既不靠粉丝数据,也不靠经纪人搞资源,所以李叔这方面的劝告基本被他完全无视掉了。

李叔皱得眉头能夹死蚊子,他身为过来人,觉得时澈太年轻,陷入爱河,盲目冲动,可能识人不清,自己这个老江湖,既然拿了抽成,就得替人把把关。

周五时澈收工后,赶晚班飞机回“家”休假去了,周一傍晚秦姨再开车去学校接人,连夜赶下一波工作。

于是到了周一,李叔干脆扒着车门,死皮赖脸地想跟着秦姨蹭上保姆车。

他美其名曰,自己太想念校园时光了,也想回大学里看看,追忆他的青春年少。

但实际上呢,李叔是想跟过去看一眼,探探这“小女友”的底。

秦姨无奈,只好打电话问时澈,时澈回复说,李叔想跟就跟吧。

既然签了经纪人,以后可能简淮宁家里不少看病的事情都得他帮忙处理,李叔毕竟比小平头成熟,人脉也广,先认识一下也好。

于是秦姨油门一踩,把李叔带到了空军学院。

下车时,秦姨还微微一笑,特意问道:“想来怀念一下你的大学校园时光?”

李叔:“……”

就……穿着空军制服的小女友,和他脑子里的想象,咳,不太一样。

就……这种大学校园时光,和他的青春年少回忆,咳,也不太一样。

李叔转了一圈,感受到时澈那是铁了心的想当军属,他身为拿抽成的经纪人,也只好捏着鼻子敬业爱岗,替时澈处理各种杂事。

处理着处理着,和简淮宁一家打交道的时间长了,又被退伍的秦姨潜移默化,李叔慢慢地……也开始爱看阅兵,爱看军演了……

他觉着吧……咳,那看起来确实是挺热血沸腾,挺帅的!

甚至偶尔去接放假的简淮宁,李叔瞅着她那个学校里,制服笔挺的军哥哥们一排排一列列,还不由得替手下的艺人担心起来。

哎呀,这么聚少离多,女少男多,又被帅气同行包围的环境,可别让时澈最后被小女友给甩了!

这种担心,在李叔看到有个同样穿着帅气制服的男青年,陪着简淮宁出现在酒店大堂,还十分热络熟稔地和她聊天时,攀到了巅峰。

时澈在楼上和刚拍完的电影主创团队一起接受访问呢,中途看了眼手机,拿了个信封给李叔,托他先下楼去大堂,把信封交给简淮宁。

李叔一下来,就听到有擦身而过的小女生们,正在兴奋地叽叽喳喳,她们还不断回头,往酒店大堂的沙发休息区看。

在说什么“制服控啦”“小哥哥帅,小姐姐更帅啦”“又飒又美啦”“制服cp磕到了磕到了”云云……

李叔再定睛一瞅,休息区那两人,长相好看,个高腿长,身穿制服,可太打眼了。

又飒又美的小姐姐,是他家艺人的小女友没错。

但小女友身边坐着的那个,帅气的制服青年,一把拉响了李叔头顶的小警报。

李叔:!!!他家艺人是不是要被撬墙角了!他可是和小女友好几个月没见了,只能靠手机联系。

据说之前是什么十多所军校和部队联合举行实兵演习,忙得很!愣是一天假都没放过!

趁着简淮宁和那个青年都背对着他聊天,李叔放轻脚步溜达过去,悄咪咪地寻了个和他俩背靠背的单人沙发坐下,竖起耳朵偷听中。

其实要不是一身制服,真看不出这青年也是个军校生。

相比简淮宁挺拔的坐姿,他堪称是坐没坐相,近乎侧身瘫在沙发上不说,嘴还特别快。

那一张嘴叭叭叭的,就没闭上过,又爱笑,话又多。

那青年热情邀请道:“我爸可喜欢你了,哎,我妈也喜欢你,他们请你周末去我家里吃饭呢,正好我哥我姐周末也回家,一家人都说见见你,人多热闹。”

李叔:!!!哄人见家长!不要脸!他家艺人早八百年见过女方家长了!你迟到了!迟到八百年了!先来后到懂不懂!

简淮宁回道:“战友出事我拉一把,都是应该的,不用这么客气的。”

李叔刚想点赞,就听那青年更不要脸地哄骗道:“哎,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啊,这样吧,你就认我当干哥哥吧,怎么样?”

“以后我爸妈也是你爸妈,我哥也是你哥,我姐也是你姐,多好!”

李叔:!!!哄人喊干哥哥!不要脸!干哥哥是什么好东西?干哥哥就没有好东西!我爸妈也是你爸妈?这话也讲得出口,实在太不要脸!

简淮宁还没吱声呢,那青年又改主意了:“干哥哥感觉好像有点难听哎,算了,你喊我二哥吧。”

“我哥你就喊大哥,我姐你倒是可以直接喊姐姐,行,挺好,这样听起来正常多了!”

“我爸妈你就认个干爸干妈,多好,以后你还能去我家蹭饭呢,我家就在咱学校教职工宿舍,多近!”

他已经美滋滋地幻想开了:“我给他们认个妹妹回来,以后他们操心你就够了,可给我点自由吧!”

他嘀咕不停:“我算是受够当家里最小的那个了,我爸凶狠地打我,我妈温柔地训我,我哥严格地管着我,我姐也说是我做得不对,啧,整个家里就我地位最低!”

青年侧歪着抱怨道:“打我打这么狠,嗷,皮带抽得我现在坐都坐不安生,真怀疑他是不是我亲爹。”

李叔:活该!打得好!

简淮宁倒是关心道:“你没事吧?你演习受伤,你爸怎么还打你?”

“嘶,他说我心思不在正事上,学艺不精呗,还指着学妹救我,说你小我几岁,学得比我好多了。”青年龇牙咧嘴地换了个方向侧歪,“当年我还不想读军校呢,还不是被他用皮带抽进来的。”

“所以你不是自己想读军校的吗?”简淮宁好奇问道,“那你原本想读什么?”

不料青年感叹道:“我原本什么都不想读,就想玩,谁想读书上班啊,一天二十四小时还不够玩的呢。”

讲完答案,他顿时失去了来自简淮宁的同情……

等到两人的话题开始转向刚学的课程,听不到什么八卦了,李叔这才偷偷摸摸站起来,绕个大圈,换成正面行进,大大方方走过去,咳嗽一声,把信封递给简淮宁。

结果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互相介绍呢,青年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听到特殊铃声,他像是身上瞬间不疼了,火烧屁股一样猛地跳起来,急匆匆地应道:“你已经到了?你等等!你等等!我马上就到!”

闻言简淮宁赶紧把手里的信封给他,青年那叫一个高兴,眉梢眼角都挂着笑,两指夹着信封一扬,行了个礼,手机也不肯挂,自然也顾不上说别的,直接转身向酒店外跑去。

摸底失败的李叔:哼!不讲礼貌!

……

等时澈结束工作,回到自己的酒店套房时,就看到简淮宁坐在沙发里抱着水果切,边吃边笑,不说话,但乐个不停。

而李叔正在围着她絮絮叨叨,喋喋不休。

“怎么了?”时澈坐到她身边,好奇问道。

简淮宁乐道:“李叔在给我讲,油嘴滑舌的男人如何不可信。”

时澈:?

李叔:哼!

还没完呢,李叔补充抨击道:“我跟你说,没有血缘还喊什么哥哥妹妹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简淮宁:……

某位刀刀妹妹:咳!

时澈:……

某位恩人哥哥:咳!

但李叔的地图炮没起作用,最终,简淮宁还是认回来了一大家子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姐姐,干爸干妈。

二哥最高兴,四处显摆自己终于不是家里最小的那个了。

然后趁着爸妈不注意,二哥一胳膊搭上时澈的肩膀,低声感谢道:“多亏你替我搞到手那两张演唱会第一排的门票,女朋友我终于追到了!”

二哥感叹着呢,高冷美人可真不好追啊,但是……谁让他一见钟情呢。

“就冲着这两张票,我永远只认你这一个妹夫!”他这个新上任的哥哥,进入状况进入得可是非常快,已然喊起了妹夫。

他还冲着时澈拍胸脯保证道:“你放心,学校里我绝对不会让别的心怀不轨之人,碰到宁宁一根头发丝儿的!”

大哥背后插刀:“就你?演习不还靠人救吗?你打得赢宁宁吗?”

姐姐温柔质疑:“我感觉够呛。”

妹妹认真摇头:“他打不赢。”

二哥:哎,叹气啊……

用不了一个月,二哥就发现了,他简直是挖坑给自己跳啊!

由他牵头,给这一大家子父母兄姐认回来的妹妹妹夫,对于他本人地位的改善,真可谓是……屁用没有!

甚至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他确实不是家里最小的那个了,但训斥他的由头更多了!

他亲爹,指着妹妹,恨铁不成钢地痛骂他:“人家比你小!还比你懂事!比你有孝心!比你上进!”

“你再看看你!成天就追在女孩后面跑,你能不能琢磨点正经事!?”

二哥简直想躺地喊冤,同样都是谈恋爱,大哥还英年早婚呢,怎么不骂大哥?

妹妹……妹妹就更别提了,怎么不骂妹妹!

这个家里,最倒霉的永远是他!

……

在大哥英年早婚之后,家中第二个结婚的,并不是天天软磨硬泡缠着高冷美人的二哥。

他被父亲勒令先把事业混出个人样来,再谈结婚的事,省得他泡在温柔乡里不知进取。

第二个结婚的,是亲生父母年事已高的妹妹。

虽然新郎是明星,但这婚礼小小的,很私密,除了亲近的家人朋友,再无其他嘉宾。

大哥的一双儿女,是龙凤胎宝宝,正好到了会走路的年纪,担任了花童。

姐姐和二哥,当了伴娘和伴郎。

二哥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女朋友交给大哥大嫂照顾,还不忘叮嘱道:“别让爸妈为难她啊!”

然后被大哥糊后背,被亲爹糊后脑勺,被亲妈瞪一眼,最后还被女朋友使劲锤了下。

他反正是从来不怕打,什么话想讲都敢讲。

安顿好女朋友,二哥走回红毯,嬉皮笑脸地冲姐姐伸出臂弯,乐道:“来,为了妹妹的婚礼,大局为重,今天你可不能嫌弃你亲弟弟了啊!”

肖叔作为当年的“信鸽本鸽”,居功至伟,当了证婚人。

周姨陪在老宁两口子旁边,忙着递纸巾呢,安慰道:“别哭了,是高兴的日子啊。”

老宁自己狠狠抹了把脸,又温柔地去擦妻子的眼泪,哄她:“看,咱们还能见到今天呢,别哭,多笑笑,你笑起来最好看。”

李叔坐在自助餐区,边吃边拽着秦姨和小平头唠嗑,反正来宾少,全是亲友,压根不需要什么特意的招待。

观礼的亲友,有人感动地落泪,有人由衷地微笑,有人使劲地鼓掌,也有……永远爱热闹的捣乱份子。

二哥臂弯里还牵着姐姐呢,在妹妹的婚礼上也不甘寂寞,竟然身姿灵活地偷偷扭腰,从大哥当花童的一双儿女篮子中抢花瓣。

他那大手掌,一下攥住一大把,呼啦啦地洒向简淮宁和时澈,高声大喊道:“欢迎进入军婚保护范畴!”

二哥一个人,可谓是同时兼任了伴郎、大号花童和人工大喇叭。

婚礼小而温馨,互许终身的恋人交换戒指,在祝福声中轻轻亲吻。

对彼此说:“我爱你。”

绿草如茵,碧空如洗,婚礼安排在室外,有简淮宁热爱的无遮无拦的天空,有时澈孤独时令他感觉温暖的家人。

四处都盛放着初吻那天夜里,少女送给少年的生日贺礼上,用钢笔勾勒出的玫瑰。

暖阳融融,花落满肩。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我始终爱你。

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将近三个月的连载,感谢大家一路陪伴,也谢谢大家看完番外~

如果有缘,下篇文再见~

最后求个预收嘤嘤嘤qaq~

《一切为了奥运冠军[重生]》

重活一世,安宁放下所有惦念,杀回赛场。

竞技体育,她只想站到巅峰。

一切为了奥运冠军!

《小半妖她靠人气续命》

宁檬活了二十年,才知道自己不是人,是半妖。

别人进娱乐圈,为了赚钱。

宁檬进娱乐圈,为了续命。

业内都说宁檬简直圈中劳模,敬业标杆。

只有宁檬知道,她看着新涨的粉丝是多么的高兴啊!

她热泪盈眶:又可以多活两天了!

小半妖:qaq人气就是我的命!

最新小说: 都市医仙 重生之心动 望眼欲穿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我自地狱来 势不可挡 岂言不相思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天价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