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 1)

林慧心中有她自己的考量,可林老太几人听了她的话却急眼了。

疯了,这真是疯了啊。

林老太:“你说什么胡话呢!哪有人上赶着要去给人当后妈的!”

张红英:“妈你先别着急,阿慧肯定是还没睡醒,在说梦话呢。”

说完又瞪着林慧,急切切地问道:“阿慧,你嫂子厂里过两天不是要举办什么联谊舞会吗?你不是说他们副厂长的儿子一表人才,想趁这次跟他处对象?你嫂子托关系才给你搞到个名额,你说不去就不去了?”

林慧的哥哥和嫂子都是县城机械厂的工人,她以前去厂里找她嫂子的时候,见过赵跃进几次,心里头便记挂上了。

倒不是赵跃进这人长得有多好看,他满打满算也就算周正。

可他的家世不一般,他爸可是副厂长!

光是这一条,就足以让广大女同胞们心动不已了。

林慧看上了赵跃进,哥哥、嫂子也都支持,毕竟他们家要是能够攀上这么一门亲,好处肯定是少不了的。

而林慧为了这次的联谊舞会,还特地花了十几块钱买了条新裙子,就为了在联谊舞会那天让赵跃进眼前一亮。

林慧模样长得不错,就是皮肤算不怎么白,为此,她还让她嫂子搞来一盒什么粉,说是擦在脸上能显白的。

总之,为了这次的联谊舞会,林慧的确是花了不少的心思。

最后也的的确确在机械厂的一众单身女工人当中杀出了重围,如愿嫁给了赵跃进。

但这只是上辈子林慧的想法,这辈子的林慧一听到‘赵跃进’这个名字,心里就藏不住恨意,恨得牙痒痒。

上辈子的惨状还历历在目,赵跃进拳头落下来时的疼痛她仿佛还能够感受得到。

林慧脸色难看的腾一下从马扎上站起来,不容反驳地说道:“我不管,我就要嫁给沈国斌!”

张红英气得要去掐林慧:“你脑子坏掉了不成?副厂长的儿子你不要,上赶着要去当后妈?你存心要气死我是不是?”

林慧看着她妈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心想气死你也好过让我再嫁给赵跃进,去受他的毒打。

可是这些事情她又不能说出来,跟她奶和爸妈说她之所以一定要嫁给沈国斌,是因为她重生了?

她亲眼看到沈国斌将来会高升,沈国斌的那几个孩子,他们口中的拖油瓶将来一个赛一个的出息?

这可能吗?

恐怕她奶第一个当她是鬼附身。

所以林慧只能冷着一张脸看着她妈不停地骂她,用沉默来表示自己的意志坚决。

最后再次总结一句“你们都别骂了,再骂我也要嫁给沈国斌,就这么决定了,奶,你去跟媒人说清楚,我回屋休息去了。”

重生回来,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很多事情也因为年代久远也记不清楚了,她得好好回忆一下上辈子的事情,免得再出什么乱子。

她记得上辈子一开始林桃是不愿意嫁给沈国斌的,毕竟今年林桃也才十九岁,

林慧刚从堂屋走出来,就撞上了刚进院子的林常海和林桃两人。

林慧停下脚步,打量着林桃。

十八-九岁的林桃,比她记忆当中还要好看得多,皮肤娇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腰肢纤细,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谁,谁的心里就忍不住心痒痒。

林慧心里闪过嫉妒,但一想到老天对她的好,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而她会趁这次机会,抢走属于林桃的一切,她心里的那丝嫉妒就随风飘散了。

林桃就算长得再美,可在赵跃进那个烂人的磋磨下,也会和上辈子的自己一样吧?

她重生回来,一定要嫁给沈国斌,再让林桃嫁给赵跃进!

想到这里,林慧笑了笑。

林桃一来就感受到了林慧的打量,而且这打量当中,还有些不怀好意。

她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林慧为什么要这么看着自己。

但一想自己这个堂姐的性格,又明白了。应该是想到她就要去当后妈了,所以才幸灾乐祸吧?

她抿唇,将脸侧到一边去,面上露出不悦。

林常海也感受到了女儿的不自在,将林桃挡在身后。

看着眼前自己这个被全家人宠坏了侄女,语气不太好地问道:“阿慧,你奶呢?我找你奶有事。”

林慧知道他找他奶是为什么事,于是说道:“二叔,我知道你找奶有什么事。如果你是要找奶说林桃不想嫁给沈国斌的事情的话,你可以不用去了。”

林常海一噎。

又听见林慧说道:“林桃,我知道你不想嫁去给人当后妈,没事,我已经跟奶说过了,我去嫁给沈国斌。”

林常海和林桃父女两人,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林慧竟然会这么说。

林桃眼中满是诧异,她甚至怀疑林慧是故意说反话讥讽。可她注意到林慧的表情认真,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那就更说不通了。

之前林慧不是一直喜欢机械厂副厂长的儿子吗?叫赵什么的?她一向不爱管大房的闲事,所以记不清了。

怎么林慧现在又说要嫁给沈国斌?

林桃实在是不明白林慧是怎么想的。

就在这时,堂屋里的张红英和林老太也已经跟着走出来了,两人见了林桃,面色更加难看,嘴里都没什么好话。

张红英是骂林慧傻,脑子进水了,好好的副厂长儿子不要要去嫁给别人当后妈,想被别人笑话死是不

是?

而林老太看到林桃,则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叉腰骂起来:“林桃,你可真是个害人精啊,你害得阿慧都要去当后妈了!”

林老太不喜欢林桃,林桃打小就知道。

对于林老太的骂她也早就免疫了,很多时候,林老太骂她她就装听不见,嘴里还哼着歌,每次都能把林老太给气死。

林常海却舍不得自己闺女被骂,板着一张脸挡在林桃前面,看着他不讲理的娘回道:“这怎么能怪阿桃?这门亲事可是你揽下来的,再说怎么阿桃就能去当后妈,换了阿慧就不行?!”

谁也不想自己十几岁、花骨朵似的闺女去当后妈,自己家的孩子自家疼。

他反正是不支持他家阿桃去当三个孩子的后妈,至于林慧为什么要那么说,会不会真的去,那就是他大哥家的事情了。

林老太咬着后槽牙,重重一摔门:“怎么不怪她?她是她妈死了之后才生下来的,这叫棺材子,一生下来就不吉利!是会给我们老林家带来晦气的!当初要不是你拦着,我早就把她给掐死了!”

是的,林桃是棺材子。

她妈怀她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头了,就这么不巧,人直接没了。

当时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了,林家直接办了丧事。

要不是恰好有个医生回乡探亲,知道了这回事之后,提出肚子里的孩子可能还活着,而林常海又恰好回家奔丧,听到了医生的话,林桃肯定是活不成了。

当时林家除了林常海之外,所有人都反对要把孩子剖出来。

是林常海从灶房里拿了把菜刀出来,嚷着今天谁要是敢拦着他,他就一刀劈了谁,就连他娘林老太都劝不住。

还好医生的判断是正确的,孩子剖出来虽然虚弱,但至少是活着的。

因为妻子喜欢桃花,所以林常海给孩子取名为‘林桃’。

林桃还没足月就被剖出来,所以小时候身体比较虚弱,是林常海抱着小小的她,挨家挨户的去有吃奶的孩子家,一口米汤一口面糊的喂养大。

村里谁若是敢背后提林桃‘棺材子’的身份,说她晦气,林常海肯定饶不了他。

就连林老太每次提起,林常海都跟她急眼。

“妈,我顾念你是生我养我的妈,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阿桃是我林常海的闺女,是阿婷死了都好好保护的孩子,你以后要是再说她晦气,再说她是害人精这样的话,我就当没你这个妈!”

林老太看着林常海红着双眼,额前青筋暴起的样子,心中戚戚,到底是没再说什么了。

可一看林桃,还是忍不住不待见的哼了一声。

林桃也不示弱,脆生生地说道:“奶,主席都说过了,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封建迷信是不可取的。听说现在还搞封建迷信的人,是要被抓去坐牢的。”

林老太一听这话,更加不敢说什么了。

村子的牛棚里还住着被下放的人员的,听说他们就是说错了话,所以才被下放的。她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不管是被抓去坐牢还是住牛棚,都遭不住。

林老太一走,林桃便跟着林常海一起回了西面的房间。

最新小说: 势不可挡 望眼欲穿 天价萌妻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都市医仙 重生之心动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我自地狱来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岂言不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