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有点想念(1 / 1)

平静的日子没能过多久,元宵节都在等待中不平不淡的过去了,城外两军驻扎,其余强国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反应,大军得随时戒备着。

三月中旬的时候,齐国的使臣到了。

齐国提出的条件和娮姬他们猜测的差不多,请子午姑娘前去做客,作为答谢,愿助娮姬建国立身,成立新国。

齐国的使臣还说了,请子午姑娘过去,那就是国师了,地位很高,几乎可以和齐王平起平坐。

其实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对娮姬还是对子午,这样的条件应下来都没什么不好。

将使臣安排着住下之后,娮姬和子午都没有再说话,沉默的回去一道用了饭。

娮姬不敢开口,她怕子午愿意去,毕竟,国师这样至高的地位,无上的尊崇,还可以无拘无束,对于子午来说,在世间行走,是再好不过的身份了。

子午却是觉得娮姬会答应,齐国是最强的国家,有齐国帮助,秦楚两军都不必惧怕,还可以如她所愿建立新的国家……

饭桌上只有碗筷相碰的声音,压抑的很,子午难得觉得胃口不好,吃不下,没一会儿就放下筷子,想要离去了。

娮姬急忙喊住了她,子午回过头,想着她会说些什么,娮姬嘴唇张张合合,却是笑了笑,“看天色,可能会下雨,夜里记得关窗。

子午点了点头,“嗯。

”心底却一阵失落,怎么就只说了关窗呢,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吃这么少呢。

军师那边,一帮子人带着使臣在最好的酒楼吃吃喝喝直到深夜才散,陈德一脸欣慰,揽着军师的肩膀道,“可算都熬过来了啊!我相信将军一定会是很好的君主的!”

老潘大着舌头笑了笑,“是……是啊!还是女子称王,这有史以来还是头一回吧!多厉害!”

冬子先是点了点头,又扒拉着军师另一边,小声问道,“军师,我怎么觉得子午姑娘和将军都不太高兴啊?”

冬子这一说,几人回想了下将军的神色,可不是吗,板着个脸,好像听到的是齐国也要来打他们似的。

陈德迟疑道,“你们说……会不会是齐国唬我们呢?子午姑娘一旦被带走,就会被关起来?齐国怎么会那么好心呢,还帮忙建国,帮忙对付秦楚,出钱出力的,这也太好心了吧!”

“诶!有这个可能,”提到正事,老潘晃了晃脑袋,看上去清醒了不少,“所以将军可能发现了这一点,那这答应,就是把自个儿往死路上送,可是不答应,怕是没多久,齐国军队就打过来了!”

冬子也深以为然,但是看军师一直沉默着,不由得摇晃了下军师胳膊,“军师,你说说看啊,我们这伙人里,你最聪明了,你不说清楚,我们这心里没底。

军师无奈的笑了笑,“齐国知道子午姑娘手段诡谲,神力高强,怎么会对子午姑娘做什么?请过去也是为了好声好气供着,以求能得到二三指点。

“那……她俩怎么还拉着个脸啊?”冬子问道,其他三个人也都齐齐的看着军师,等一个答案。

军师叹了口气,“舍不得分开罢了。

三人愣了愣,老潘呐呐的开口,“这么一说,我也有点不开心了,子午姑娘那么好一个人,就要跟别人走了……”

顿了顿,老潘挠了挠脑袋,“我……我也舍不得。

冬子陈德听了,也跟着伤感,是啊,多好一姑娘,漂亮,厉害,要跟别人走了,好舍不得啊,更何况将军跟她关系还那么好,肯定更难受了。

军师扫了他们一眼,觉得有点头疼,额角抽搐,抖了抖肩膀,把趴在他身上的两个人甩开,就往前走了。

他觉得再跟那几个蠢货在一起待着,他这军师也没法儿当了。

接连几日,娮姬和子午都没有好好聊过,直到使臣一催再催,子午才上了马车,跟着齐国来使走了。

原本积压着各种情绪,明面上也看不出来,直到下着小雨这天,看着子午坐着的那辆马车驶出城门,越走越远,那股子难受劲儿是怎么也压不下去了。

娮姬一直没说什么,她不想干预子午的决定,如若她让子午留下,能保子午无恙,定然会开口,可是……她办不到。

然而真的成了子午放弃的那一项选择后,竟冲动的想率领涅凰打向齐国去。

军师拍了拍娮姬的肩膀,叹息道,“将军,看开点,这对于子午姑娘来说,是好事。

子午姑娘那样的人物,我们是留不住的。

“你闭嘴!”娮姬恶狠狠的凶了一句,然后耷拉着肩膀抹了抹脸就走了。

背影落寞,军师从没见过这样颓丧的娮姬。

齐国对子午很重视,刚入齐国的境,就有一批精锐迎过来一路护送,想吃的,想要的,只要指一下,就有人送过来。

但是子午还是不开心。

子午是有打算的,她想把齐国作为礼物送给娮姬。

只是这打算她没跟娮姬说过,她想等等看,看娮姬会不会挽留她,结果,没有。

这结果挺伤人的。

但是子午还是没改变她的打算。

一路很顺利,到齐国王宫的时候,是齐襄王亲自迎接的。

阵仗很大,红毯,飞花,奏乐,跟君王登基似的。

子午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她没见过这架势,齐襄王迎上前来,看到子午的时候呆了呆,艳艳飞花之下一袭白衣清清冷冷的样子太美了,任齐襄王这样地位的人,见过无数美人,都没有哪个能跟眼前这样这女子相比。

原本从秦楚那里听来的关于子午的描述,虽信了,却也存疑,然而这一面,打消了他所有疑惑。

这样的女子,绝非人世间能有的,定然是仙子无误了。

齐襄王终归是个君王,只失态了一瞬,立刻反应过来了,他朝子午伸出手,笑的温文尔雅,“准备的有些仓促,今日是子午姑娘成为我大齐国师的大典。

子午没理会齐襄王伸过来的手,兀自越过他往前走,路过的人和景,都没能映在她眼中。

子午没去所谓的国师大典,她觉得有些累,不愿意去,齐襄王也由着她,准备了那么多天的仪式说撤就给撤了。

齐襄王不是蠢的,想过子午可能没传说中那么厉害,就想办法试探。

一日,跑来跟子午诉苦,说王城好多日没点雨水了,城外作物干坏了,想看看子午有没有什么办法。

子午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空,问道,“现在就要雨吗?”

齐襄王以为子午觉得为难,语气有点生硬,“现在不行吗?”

“行啊,”子午往外走了两步,“我本以为你会想着先把晾着的衣物收起来。

”说完,子午抬起素净的手,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原本明媚的天,一下子变了。

蓝色被黑色浸染,乌云层层叠叠的举起来,雷电在其中翻滚,像是随时就能破云而出,午时的天变得像是半夜,这变化只在顷刻之间。

齐襄王看呆了,指了指天,又看了看子午,“你……这是你做的?”

“看来你或许没晾衣服。

”子午淡淡道,又一个响指,顿时,整片天像是开了闸,倾盆大雨哗哗的下了起来,雨珠子不少溅到走廊,子午的裙摆都湿了一小块儿。

“够大吗?”子午问。

“够……够!”齐襄王有点懵,反应过来之后,上前两步激动的看着子午,“你都不需要做法事的吗?比如拿着桃木剑,弄点狗血,你打响指就可以下雨吗!”

“……你说的那是驱鬼。

”子午嫌弃的后退两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场雨让整片天地乌漆嘛黑的,空荡荡的大殿没点烛火看上去有些阴森,子午在那儿站着,两人离得远了齐襄王只能看到个轮廓,一阵风吹过来,子午的长发被吹起,或许是发香,或许是别的什么,齐襄王轻轻嗅了嗅,有几分迷醉。

“雨给你了,你还不走?”子午清冷的声音传过来,让齐襄王打了一个激灵。

“走,”齐襄王说着,就要往殿门口退,这时候,远远的一个宫人冒着雨跑了过来,在齐襄王面前扑通跪下,一脸不知道是水还是泪的嚎着。

说是浣衣司把王上最喜欢的那件常服给洗好晾着了,不成想突然来这么场大雨,那件衣裳矜贵的很,洗的时候都得小心翼翼的,这雨这么大,被猛地一冲,给……坏了,于是来请罪了。

齐襄王想到子午刚说让他收衣服,顿时想到一块儿了,只觉得子午天机妙算,厉害得很,看着子午的目光更热忱了。

子午有些不耐烦,提醒道,“你该走了。

齐襄王也不恼,连连应了,也不顾这么大的雨,就出了殿门,怕让子午烦了他。

心底的狂喜却任凭这雨怎么浇都浇不灭了。

上天待我大齐不薄啊,将这等神仙送到我大齐!

一统天下指日可待啊!

子午斜斜的靠着门框,看着齐襄王走远,这才抬手捂住心口,一阵一阵的疼,跟一把小刀戳里面然后翻江倒海似的,好像越来越疼了……

刚才差点忍不住倒下了,还好天黑了下来,不然被齐襄王发觉,就很难应付了。

她垂眸看着脚下蹦起的雨珠,疼了一会儿后突然有些想笑,那日在娮姬面前应承说完全可以打个响指天上就打个雷,范儿特别足,现在真的这么做了,可惜娮姬却没看到。

下一次这么在她面前显摆,不知道得多久以后了,她肯定吃惊的看着她,满眼仰慕,一激动声音还会控制不住的大起来,震耳朵,想想有点烦人。

其实也没那么烦人。

好像,有点想念娮姬了。

最新小说: 势不可挡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我自地狱来 岂言不相思 重生之心动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天价萌妻 都市医仙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望眼欲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