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班么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梦千年 > 61.(二更)刺眼

61.(二更)刺眼(1 / 1)

回长安的路上,大军接到调令,去了别处驻扎,由几员将领带着过去,穆荺也在其中。

分别的时候,他拿着个小布包给娮姬,让她代他转交给苏灵均,并且告诉苏灵均,他很快就会找他。

而苏玉珥,则早早的跟他们分道扬镳了,快马加鞭的带着苏正则的尸骨赶回长安,娮姬估摸着这得告她状,顿时不太乐意回去了,于是带着子午、和宁和平,慢悠悠的走。

结果分开没几日,如看星象的那个人所说,真的下起了大雪,他们只是在客栈停留了一晚,第二日一早就寸步难行了。

照这情景,估计过年的时候都赶不回去。

子午推开窗,看着外面一片白茫茫,就想跑出去,结果刚走两步,就被娮姬拽回去了,“穿厚点再出去。

“不用了,”子午拒绝道,“我又不会生病。

“那也得穿厚点,”娮姬态度十分强硬,她拿过一旁厚厚的狐裘,不由分说地给子午套上,想了想,又拿了个大红色的大氅,将人裹进去,又把帽子扣脑袋上,这才点头,“可以出去了。

子午皱着眉,扯了扯大氅,“这个不要了吧?”

“不行,”娮姬毫不妥协,“听话啊。

子午觉得好笑,强调道,“我真的不会生病。

“那也得穿着,我看着放心,”娮姬点了点子午的鼻子,又把人打量了一下,满意道,“看惯了你一身白,猛地穿这么红,就眼前一亮。

子午拽了拽耳朵边的帽檐,问道,“那好看吗?”

“好看,”娮姬叹了口气,“你要是不打算出去了,就脱掉再陪我睡会儿?”

“出去,”子午立刻转身跑了。

雪景是子午见惯了的,但是千年万年的,都没看腻。

子午打开门,一脚踩在雪上,整个小腿都陷进去了,眯了眯眼,很享受这种感觉。

后院传来小孩子嬉戏打闹的声音,子午寻声过去,看到客栈老板家的一对儿女正在笑嘻嘻的堆雪人,一个个的小脸冻的红扑扑的,也仍然很有干劲儿。

子午也来了兴致,她正琢磨着要去哪儿堆,就看到那个脸蛋红红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跑到她面前仰脸看着她。

子午心底一慌,低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小姑娘像是被吓着了,耸了耸肩膀,但犹豫再三,还是伸手拽着她袖摆,“姐姐,你要和我们一起玩吗?”

子午看了一眼小姑娘堆了一半的雪人,皱了皱眉,有点嫌弃,“我不想堆雪人。

小姑娘没想到能得到回应,立刻高兴起来,说话都流利很多了,“那我们堆别的,你说了算,跟我们一起玩吧,好不好嘛?”

子午看了一眼不远处手里握着个雪团也是神色紧张的看着她的小孩子,想了想,同意了。

娮姬手里捧着姜茶,窝在窗边往下看着,子午还真跟俩小孩子玩到一起了,眼底带着的笑都是轻松惬意的。

和宁端着一碗药站在一边,也顺便往下看了一眼,感叹道,“原先我就想着,子午姑娘这么没有瑕疵的人,得多厉害的家族才能培养出来,现在算是明白了,这是神和人的差距。

娮姬笑了笑,“你说的这么好听,是为了哄我喝药吗?”

和宁摇了摇头,“我哪儿哄的动您?不过这药,你再不喝,我就喊子午姑娘过来了。

“又不是大事,气急攻心而已,现在心平气和的,自然不用喝了,”娮姬说。

和宁把碗放到桌子上,说,“这还不算大事啊?公主,你可是不知道,那天你突然晕过去,把子午姑娘吓的够呛。

“是么?”娮姬饶有兴趣的追问,“子午是不是很担心我?”

“……是,子午姑娘那么爱吃零嘴的人,打你晕过去之后就没吃东西。

”和宁揉了揉手腕,又把药碗递到娮姬面前,“现在能喝了吧?”

“喝,”这会儿娮姬心底都是甜滋滋的,闻着苦味也不介意,端过去一干而尽。

喝完的药碗放在一旁,和宁没收起来,娮姬也没催他收,两人都沉默着,好一会儿,娮姬才开口,“四年了,我从一开始就查错了方向。

和宁没说话,但是心想着,这也不能怪您啊,虎毒不食子,谁都不可能想到,这会是女皇动的手。

娮姬继续说着,“皇上以前说,我这么感情用事,不配做一国之主,现在她用事实告诉我,我是有多蠢。

她说收到苏信回长安的密信时候在场的只有她和苏正则、苏灵均,我就卯这劲儿的盯上苏正则了,啧,太蠢了。

和宁迟疑道,“你这是……要我反驳你吗?暗示我这时候应该疯狂夸你?”

娮姬听了,没忍住笑出声,“你是跟和平待久了吧?”

“难道不是吗,”和宁想了想,“那书院的秀才们,每次应试,越是读书读的好的,越一脸丧气的说啊没考好啊难过死了啊,然后一旁的人就会夸他。

顿了顿,和宁确认道,“你也是这意思吧?”

“是啊,”娮姬不要脸的承认了,“我等着你夸呢,你这呱唧呱唧的说这么多,都还不夸?”

“你是主子,你要我夸我就夸,”和宁叹了口气,换了正经的语调,说,“公主你那么聪慧,之所以被女皇这么忽悠了四年,也是因为她利用你重感情这一点,你要不是信赖她,怎么能让她这么耍?不过这不是坏处,天下太平要的是仁君,你这样挺好的。

娮姬瞅着他,笑道,“你这话说的,还挺熨帖的。

“为人下属,还是伺候你这样的,这点话还是得会的,”和宁说,“不过这仇,你还要报吗?”

“当然得报,”娮姬没有丝毫犹豫,“一个是从来都爱我护我的哥哥,一个是利用我除掉另一个儿子的恶毒妇人,我当然是选继续报仇。

和宁有点忧心,“那公主你是要造反了啊?”

娮姬点了点头,“对啊,多刺激啊,你不期待吗?”

“……期待,”屋里有点冷,和宁加了块炭,然后搓了搓手,又说了句,“我都期待的搓手手了。

不过有一点和宁想不明白,他也不琢磨,直接就问了,“公主,你这些话这么知心,怎么不跟子午姑娘说呢?”

“多丢人啊,”娮姬想也没想道,“而且,要我在子午面前承认自己蠢,这有点难,我得尽力维护我在子午心底厉害的模样,就算子午觉得心疼我怜惜我,我也要摆出一副我可坚强的样子,这样子午就对我更好了。

和宁嫌弃的撇撇嘴,起身端着药碗要走,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一身红衣挂着点雪花的子午在门口站着,一脸平静,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听了多少。

“子午姑娘,我……我去洗碗!”和宁打了声招呼,立刻跑了。

娮姬一脸无辜的望过来,小声喊道,“子午……”

“你这小脸苍白成这样,就算什么都不做,我也心疼啊,”子午说。

娮姬脸上微微一红,看着子午,“子午你真好。

子午叹了口气,问道,“都说了别在我这儿逞强了。

我刚用雪堆了个东西,你要看看吗?”

“要,”说着,娮姬就要推开窗看过去,被子午一把拦住了。

“下去看。

”子午说。

娮姬抓过个白色大氅,往身上一披,应道,“好。

下楼的时候,娮姬并没有报什么期望,觉得无非是雪人啊雪狗啊。

以子午的性子,还有可能堆个横着的冰糖葫芦,但是当她走进院子的时候,突然觉得,她怎么能拿人能堆出来的东西跟神比?

院子里突兀的出现了一棵树,一棵纯白色的,比客栈还高的树。

树的轮廓弧度看着说不出的舒心好看,枝桠也很分明,上面有很多叶子,中间点缀着一朵朵白色的花。

树干树枝上都覆着一层冰晶,像是冻上了,而花瓣却是纯粹的雪花捏成的。

子午在旁边打了个响指,就一阵风吹过,点缀着的花纷纷飘落,像是又一场雪一般,如梦似幻。

“这……”娮姬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注意到一旁两个小孩子也正仰头看着这树,顿时什么话都忘了,着急道,“你做出来这东西还有别人看到吗?”

子午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说道,“放心,我说了,我是神医,还是武林高手,用了一种草药,让雪能够很快结成冰,维持住这模样,客栈的老板和老板娘都信了。

“那就好,”娮姬松了口气,就见到子午两眼放着光的看着她,“你觉得眼熟吗?”

“眼熟?”娮姬盯着眼前这树,除了说不出的震撼,和好看,再没有别的感觉了。

她认不出来这是什么树,于是顶着子午期待的目光,只能摇摇头,“没印象。

“没印象啊,”子午有些失落,神色都黯淡了不少,不过很快她又仰脸看着她,“这是相思树,不过它不是纯然的白色,以后……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带你去看看它。

子午是这么想的,在娮姬还是将军的那一世,她梦到过一个人站在树下跟她说话,她琢磨着那人应该就是狗崽了。

只是想起来的记忆并不完全,她也不能确定,才有这样的试探。

现在看来,什么也没试探出来。

娮姬望着树,有些出神,她突然问道,“这树我似乎真的从未见过,是只有八百年前才有的树吗?”

子午想了想,有些说不准,这树千万年来就那么一棵,就在她的不徵山上。

八百年前……那时候她就已经感受不到天道了,所以也说不准不徵山还在不在,相思树还在不在。

看子午不答,反而陷入沉思,娮姬的心却一点点沉下去了,她几乎已经认定了,这树对于子午,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而八百年前,定然是乾武帝了。

娮姬忍不住想象着子午曾和乾武帝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想到子午也会这样像在她面前一样,在另一个人面前放下心防,卸去冷若冰霜的面孔,对她笑,和她说话,娮姬就忍不住的妒忌。

相思树……这么好听的名字,乾武帝是不是曾带着子午站在树下,一起看漫天飞花如飞雪一般的美景?

还有……子午哪怕是和她在一起之后也没取下来的耳坠,真的有些刺眼啊……

娮姬看着子午好看的侧颜,突然想到,自己的字和乾武帝的名,恰巧一样,子午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才这么在乎她的?

不……最初认识的时候,子午并不知道她叫什么。

那……

娮姬有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她其实是乾武帝的转世?

若真如此,那子午和她在一起,是因为她苏娮这么个人,还是因为,她是乾武帝的转世?

这份喜欢,这份两情相悦,是不是被她想的太过美好了?

最新小说: 势不可挡 望眼欲穿 天价萌妻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都市医仙 重生之心动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我自地狱来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岂言不相思